当前位置: 吕寨新闻网 > 社会> 七十年,我们离商业的真相正在越来越近吗?

七十年,我们离商业的真相正在越来越近吗?

发布时间:2019-11-08 19:37:38 人气:3233

照片来源@未播放

文|财务无忌军

1866年底,史静文同博物馆计划在原有的翻译课程之外,再开设一个数学博物馆,教授天文学和数学。同时,招生目标不再局限于八旗子弟。30岁以下通过科举考试的年轻人,如学者、举人和进士,也将有机会在博物馆学习。

消息一传出,对洋务运动不满的保守派就火了起来。第一个跳出来的是审查员张承造。他写信给朝廷说,让科举出身的人改学天文学和数学,就是用赚钱的方式来引诱学者,结果是让他们“重视名利,轻视正直”。

然后,一场大辩论爆发了。这也是洋务运动和保守党之间的第一次重大对抗。它的导火索来自于是否学习“经济学”。

当然,将数学等同于“经济学”只是一个简单的参考,但事实上,在153年前的现代中国,与商业相关的学科没有机会进入这个房间。

这种情况与我们现在匆忙把孩子送到工商管理部门的情况几乎不同。人们不再将名利与正直相提并论。有时候名声和财富甚至比正直更受欢迎。

最初,这是一场权力不平等的较量:一方面是近1000年来“学者、农民、工商业”的传统观念,另一方面是萌芽、财富和朦胧的商业权力的微弱。然而,结果是无可辩驳的——商人被现代消费主义所控制,他们享受着比预期更多的荣耀。

回到过去70年中国短暂而壮观的历史,无论历史学家或社会学家如何划分背景,我们都无法回避这样一个事实,即商业经济正在成为影响社会趋势的重要力量。

这已经超越了节气和名利之间的比较。

我国信奉“集中”。几千年来,人们已经形成了一些根深蒂固的想法。著名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诞生使得曾经困惑的公众能够找到一根绳子来冲破黑夜,奔向黎明。

正是从这一点出发,企业及其从业者才有机会承担真正的风险。然而,在当时,带头迈出第一步的人往往来自基层,但时代给了他们获得财富的机会。

即使进入新千年,人们仍然带着偏见看待这个群体。

每个人都带着怀疑看着商界的人物和故事,总觉得空气中充满了金钱的血腥和卑鄙。

财富是否有原罪,所谓慈善背后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动机。当人们谈论商业故事和富豪榜时,他们经常想到阴谋和背叛。

此时,远在美利坚合众国,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在他的《创新与企业家精神》一书中称赞了创造财富的企业家。他把他们描述为一群“脚踏实地工作,从不渴望意外收获”的人,他认为“商业促进了美国社会阶层的重组”。

"这家企业的创始人有天才的才智。"德鲁克在中国拥有大量粉丝,这些首席执行官们坚信,德鲁克的作品可以用来寻找制胜的法宝。

不是德鲁克对商业经理令人厌恶的奉承让这些富人涌向以他名字命名的各种班级。

真正的原因是以前鲁莽的经历不再有效。

当商业像空气一样弥漫在公众中时,我们开始思考商业的积极意义,因为普通人也可以利用一些机会过上不那么困难的生活。当然,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逐步稳定,但是总有一些人喜欢做其他的事情。

在这个时候,从某种意义上说,创办一家公司或商业组织的目的可能与财富无关——它可能来自兴趣,可能是为了证明什么,或者可能是一种未知的使命感。

移情之后,我们开始尝试理解财富所有者的人性,他们的焦虑、犹豫、孤独和悲伤。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商业和性是一样的,虽然两者都很危险,但并不肮脏。

当我们拿出手机,一扫而光地为它们付费,或者享受人们在遥远地方发布的个性化服务时,我们已经成为了现代商业的一员。我们的每一步都在大踏步地推进商业创新。

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将现代商业革命描述为一个以“永不停息的风”和“创造性破坏”为特征的经济体系。

回顾历史,新中国最早的商人从无产者走向了财富的顶峰。在改变命运的同时,他们也参与了国家经济崛起的整个过程——这是一个壮观的转折,但充满了争议。

现在,新的商业故事不再仅仅是财富的获得或消失。我们更愿意从生活和人性的角度来看待财富的流动。总是有欢乐和悲伤。每个人都是经济人。

商业的真相应该是这样的。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河北快三投注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香港彩购买

热门资讯

猜你喜欢